亚慱体育app官方下载

若觉人生难动容劝君听听张国荣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n

每年的4月1日,对粤语歌曲比较关注的朋友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一个名字——张国荣。

虽然“哥哥”张国荣转眼间已经离开我们19年,但是他的音乐作品和电影作品却被一代又一代的乐迷继续传颂、分享。

多首“哥哥”的经典作品如《Monica》、《无心睡眠》、《风继续吹》、《明星》等,均以全新的曲风和组合形式,亮相各大音乐综艺节目。

这些横扫80、90年代香港乐坛的经典歌曲继续以不同的创新形式焕发着新的生命力,让经典粤语流行“风”在中国以至全世界范围内“继续吹”。

今天,就让我们来重温一下,“哥哥”张国荣的3首经典歌曲以及背后令人动容的故事。听懂了这三首歌,或许你就听懂了张国荣。

“他自成一派的风格,我认为他是在走钢丝,他常常会吓你一跳,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掉下去。身边的人常常为他捏了一把汗,但他却一点也不怕,永远也不会设安全线,要做就要去到尽。”

《风继续吹》由郑国江作词,宇崎龙童作曲,收录于张国荣1983年5月1日发行的同名专辑《风继续吹》中,是电影《纵横四海》的主题曲 。

这是张国荣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亦是他的成名曲。原曲来自于“哥哥”偶像山口百惠的歌曲《再见的另一方》。

虽然原曲来自日本,但编曲港风浓郁,知名词人郑国江的填词水准很好地塑造了这首歌的意境。

歌里的意境虽是一对恋人需要分开的离愁别恨。但这离别的泪,却不限于痴男怨女的小情怀,亦有人生的感慨。

“我觉得一首好歌,文字的色彩、画面、情节必须得配合好。我很用心听这首歌,歌的引子、配乐给我一种风的感觉,像风又像浪。正因为这种感觉,让我联想到海边。年轻时我常到赤柱,黄昏时分很多青年男女在那游泳烧烤,对着残余的野火堆,该有很多故事吧。”

当张国荣第一遍在录音室录毕《风继续吹》后,他立即请来郑国江给他意见,郑国江的评语却令张国荣意想不到:“你唱得太似罗文,歌坛有一个罗文就够了。”

罗文的歌声自带“大侠”气质,响亮的唱腔当时正是香港乐坛最受欢迎的,但郑国江却认为歌曲应该是以更抒情、柔和的方式来演绎主题。最终张国荣也听取了他的意见重录,成就了最后耳熟能详的版本。

“张国荣的声音里有演技,这是他的个人风格,也是他优胜于别人的地方。即使他唱的音高了或者低了,也不会偏离主旋律,他的节奏有时会拖慢少许,反而令那首歌更特别。这种独特的个人风格,是别人模仿不来的”。郑国江曾表示。

提起《风继续吹》,难免令人想起这首歌饮恨1983年度TVB劲歌总选一事。

当年传闻这首歌在总评分中排名十一或者十二,只差一步无缘十大。虽然早知当晚无奖,但为了塑造紧张竞逐气氛而作为“陪衬”出席的“哥哥”,据闻还是在总选当晚失望地哭了起来。

按惯例,每位歌手除了得奖歌之外,可额外演绎一首歌曲。一众歌手都理所应当地选择了推新歌,唯独张国荣选唱去年的“过气”落选歌《风继续吹》,足见“哥哥”不但念旧,也证明了《风继续吹》在他心中的分量。而他的“封咪之作”《风再起时》,也跟成名作《风继续吹》遥遥呼应。

1989年,张国荣宣布告别歌坛,并在香港红磡体育馆连开33场“告别乐坛演唱会”。有人说当时事业如日中天的“哥哥”突然引退,实属蹊跷。坊间对当中的原因说法主要有二:

一是张国荣谭咏麟二人在香港歌坛分庭抗礼的趋势越发明显,香港媒体为了炒作不惜鼓动双方粉丝“打对台”。

尽管两人多次对粉丝进行劝解(两人据闻私交甚笃),却反遭粉丝在台下报以“嘘!”声,甚至粉丝间大打出手。

二是张国荣一直希望像偶像山口百惠一样在巅峰期急流勇退,把最美的记忆留给大家。

告别演唱会上,张国荣在演唱会尾声演绎这首歌时,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在唱到“心里极渴望/希望留下伴着你”这句时决堤。想必此时他内心一定充满了对舞台深深的眷恋和不舍,而14年后,这句词也成为了他留给世界的最佳注脚。

“什么免费啊,那时候他(张国荣)被陈百强打到残晒,没我这首歌根本没有张国荣。”

‍‍‍‍‍‍‍‍‍‍自1977年以歌手身份出道,张国荣歌唱生涯其实并非一帆风顺。他的唱片曾经无人问津,甚至贱卖到一元港币一张的价格,销量都无力回天。

在香港高级会所马会演唱时,张国荣唱到兴起时扔了一顶心爱的帽子到台下,没想到又没观众给扔回来。开办演唱会时,甚至被台下的观众报以“嘘”声喝倒彩。‍‍‍‍‍‍‍‍‍‍

作为从小就被戏称为“中环三太子”之一、家庭背景雄厚的小开,眼看那个与他后来相约“如果我们到了40岁,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在一起”的挚友梅艳芳已经凭借专辑《赤色梅艳芳》及设计师刘培基为其打造的短发帅酷坏女孩形象在香港爆火。

而自己却仍然和劲歌总选十大歌曲缘悭一步,歌唱事业一直不温不火,张国荣并没有放弃,一直试图在失望中寻求突破。

这一切的低谷,随着张国荣跟随恩师黎小田转投华星唱片,认识后来的经纪人陈淑芬,并在1984年推出粤语Disco舞曲《Monica》后,得到了颠覆性的改变。

《Monica》改编自吉川晃司创作及演唱的同名歌曲,由黎彼得谱上粤语歌词,收录于张国荣1984年发行的专辑《Leslie》中。

《Monica》一歌奠定了张国荣歌坛巨星的地位,此曲打破香港乐坛以往抒情风格,以充满青春激情,“快、劲、嗨”的演绎为歌曲添上异彩,开创快歌劲舞热潮,成为香港流行音乐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之一。

1984年,《Monica》这首席卷全香港的歌曲,获得十大中文金曲以及十大劲歌金曲奖。1999年,该歌曲在第22届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上获得“20世纪百年十大金曲奖”。

黎彼得2019年接受香港MPWeekly明周采访时表示,《Monica》是他入行以来觉得最难填词的一首歌曲:

“原唱喺日本Band(乐队),Notes(音符)很密集,抑扬顿挫又没有,让人怎么写呢?”

在遭到张国荣恩师黎小田的催促后,正值失恋“无心情”的黎彼得决定把自己对前女友的怀恋和自责之情写进歌词。

“因为我一生人唯一只有一个女朋友,也可以说无得拣,人生最痛苦就是有得拣。”

尽管填词人黎彼得的情路较为坎坷,但是由其情史启发的《Monica》却在香港缔造了“神话”。

“梁文道先生和林夕在追忆张国荣时曾经表示,张国荣是香港一代人的背景音乐,因为街道上、商场里、唱片行内、舞厅中,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有张国荣的歌声,后来的歌星即便再红,也没有这种‘背景音乐’的影响力。而若是给张国荣的诸多‘背景音乐’排序的话,《Monica》在大多数香港人心中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也许现在回看《Monica》的MV,里面“哥哥”张国荣略带年代感的舞步和甩头的动作,以及一连串的手部动作显得多少有点搞笑色彩。

而擅长粤语口语入词的黎彼得用一周时间为《Monica》谱写的词也算不得隽永,旋律也只能说是流行曲一贯的朗朗上口。

重复的一句“Thanks thanks thanks thanks Monica/谁能代替你地位”副歌歌词有点神奇地呼应现在短视频平台的“神曲”爆火套路—易学易记、中英夹杂、无限重复。

但这一切却无阻在当年,无数的香港女生为自己改一个叫“Monica”的英文名字。在当年的电影《缘分》中,张曼玉扮演的女主角也因应《Monica》一曲的火爆而易名。

在当年TVB(无线电视)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上,张国荣一袭黑色衣裤,垫肩位置的银色垫肩至今看来仍觉设计感十足。《一生挚爱张国荣:只怕不再遇上》书中提及:

“从座位走向舞台只有短短的几步,他(张国荣)走得很轻盈,但这短短的几步,却花费了他七年时间。而这几步的路程,每一步似乎都在为自己。”

当时的舞台上,张国荣不再是那个会被台下观众“拆台”退货的“偶像派”,数十个舞蹈演员为他伴舞,耀眼的灯光和台下观众的喝彩,开启了张国荣厚积薄发的歌影视生涯又一个春天。

“以下这首歌呢,就是和发哥(周润发)很有关系,理由就是我从影以来,最钟意的一部戏,也是从影以来,我最钟意同偶像的一部戏,就是《英雄本色》的主题曲《当年情》。”

《当年情》作为1986年电影《英雄本色》主题曲,由顾嘉煇作编曲,黄霑填词,张国荣演唱。在香港乐坛百花齐放的年代,仍然一举夺得香港十大劲歌金曲和十大中文金曲两项重量级大奖。

《当年情》前奏响起的悠扬口琴,一下子将听众带入电影里兄弟情的思绪中,电影里的宋子豪、Mark哥和宋子杰之间的点点滴滴渐渐浮现于脑海。

副歌中每句歌词首字的发音都尤其铿锵有力,烘托出在枭雄间喋血情深的一幕幕画面氛围。

事实上,在《英雄本色》开拍前,吴宇森已是坐了三年冷板凳的落魄导演,狄龙是风光不再的“过气大侠”,周润发被戏称为屡战屡败的“票房毒药”,只有张国荣是如日中天的乐坛红星。

所以当吴宇森打算邀请张国荣出演第三男主角时,并不确定张国荣是否愿意接下宋子杰这个倔强又“一根筋”,看似并不讨好的角色。

张国荣一开始也觉得自己的角色并不算讨喜,但还是表达了希望加盟这部电影的想法,因为他被剧本深深感动。

“哥哥”知道吴宇森手头拮据,亲自出马搞定了投资方,私下也多次表示可以借钱给吴宇森。虽然张国荣扮演的宋子杰一角在《英雄本色》电影里并非主角,但可以说,没有张国荣,也许就没有《英雄本色》这部经典电影的顺利面世。

据说,当年填词人黄霑在没有收钱的情况下,帮吴宇森写了这首电影主题曲的歌词。而“霑叔”的一手好词,正是为了纪念他和吴宇森之间、始于后者还是一名助理导演时便已开始的友情。

“轻轻笑声 在为我送温暖 / 你为我注入快乐强电”、“我伴你往日笑面重现”、“今日我 与你又试肩并肩 / 当年情 此刻是添上新鲜”

歌词里描绘了跨越时间、互相扶持、陪伴亦然的情感,双方都笑着为彼此带来欢乐,因此也就无需计较那么多“你”和“我”。

也许正是因为三位主角和导演都经历过事业上的大挫折,才让无论是电影《英雄本色》或者其主题曲《当年情》在被演绎时,演绎者都尤其能和作品本身产生共情。

1987年,《英雄本色》成为当年排名香港票房第一名的电影,在第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上获得最佳影片及最佳男主角(周润发)奖项。在台湾金马奖评选中,吴宇森被评为最佳导演。

两年后,张国荣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告别歌坛演唱会。演唱《当年情》的时候,张国荣在曲间对台下的“发哥”热情喊话:

“如果说拍吴宇森的电影是一种享受的话,我同意。如果说,跟周润发拍电影更加是一种享受的话,我更加同意。理由就是,他真是一位超级的偶像和一位超级的演员。再给点掌声,我心爱的发哥。”

有人说周润发听毕张国荣的这段话后抱头痛哭,但翻看视频素材,倒更像是这位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大哥”,见惯了沙场上打打杀杀的对阵,却在面对后辈突然的真情剖白后,一时有点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掩面一笑遮羞,场面实在不失可爱。

坊间有一句广为流传关于张国荣的话:“和才华相比,他颜值不值一提,和人品相比,才华不值一提”。

纵观张国荣的作品,我们会发现他的作品不仅在美感和新鲜感上给大家带来视觉和听觉的刺激。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一些如《沉默是金》和《我》这样颇具劝勉和积极意义的作品,也随着张国荣个人的人生历练和对高尚人品的实践,以及对自我更深的认知后,在风格和意境上不断迭代。

站在现在的节点往前追溯,我们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总结张国荣这个传奇。因此倒不如借一代又一代荣迷的评论,来诉说张国荣曾经给他们带来的感动,以及那份藏在《春夏秋冬》里的《想你》。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